警告:当您看到此行文字时,您可能正在使用非正版应用。
尊敬的小说读者,您好,为了提升您阅读的体验,向您推荐 〖宜 搜 小 说〗APP
〖宜 搜 小 说〗资源丰富、搜书便捷、更新及时、下载方便,让您体验最佳的网络小说。
1、简单、便捷、可依靠的小说手机搜索引擎
2、WIFI联网时缓存内容,无网络时轻松离线阅读
下载地址:http://esbook·easou·com
各大应用商店搜索〖宜 搜小说〗均可下载。

下章|上章|存书签|阅读设置

[网页已经技术转换|原网页]

正文第五十五章本钱还不小

  林柱民和虞松远的对话。徐天一从对讲机里听得清清楚楚。
  她经历过无数险境。无数次死里逃生。她对秘战世界。比龙吉和英雅、虞松远等。都有更深入的了解。如果果真是“专业人士”处心积虑地要对付她和她的车队。肯定是经过万全准备。兄弟小队已经爬上山头了。仅凭这三十几名部族武装战士。车队支撑不了几分钟。
  不要说别的。他们只要从林子内用迫击炮或榴弹轰击。车队就难以招架。甚至。从山涧对面山头上。只要凭一支狙击步枪。车队就将遭受巨大伤亡。她徐天一也会插翅难逃。
  但是。她不太相信会出现这种结果。
  她与虞松远有一样的判断。她和兄弟小队此次出行。是经过严格保密的。不太可能被对手们盯上。况且。即便是“专业人士”制造了塌方。也不太可能是冲着兄弟小队和她徐天一來的。
  假如是为了对付她徐天一或兄弟小队。车队被阻后的那段混乱时间。是最好的攻击时机。但是。她除了感受到已经被人远程监视外。沒有丝毫即将受到攻击的迹象。综合这些情况。她已经明确判断。车队是“偶遇”这些匪徒。
  匪徒是冲着车上的财物來的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充其量是一帮水平高一点的**武装或土匪而已。
  “幽灵。车队暂时沒有危险。迅速搞清对手情况。”
  想到这里。她优雅地吐出一个烟圈。脱口轻声命令道。
  “明白。已经到达山顶。很快就能找到监视哨。小队远离车队。请你们加强自卫。”虞松远心急如焚地叮嘱道。
  温柔贤惠的英雅就不一样了。她何尝经受过战火洗礼。等两人通话完毕。她控制不住。还是不放心地说道。“大姐。你是万金之身哪。你要有个好歹。部族几万人全完了。乘还沒打起來。我让战士们掩护你从坡下林内撤退吧。第一时间更新。”
  “英雅。你想我当逃兵。”
  “不不。我只是不放心。我求你了……”
  “不要担心。相信兄弟小队不会让你失望的。我判断他们要不了几个小时。就能消灭所谓的‘专业人士’。为防万一。你一定要记住。不管遇到什么情况。你也要设法返回永珍。管好部族。帮助灵玉坚持纳加小组。只到杨组长到來。”
  “我不。要死也死在一块儿……”英雅听出了话中的意思。她抱着徐天一。嘤嘤地哭了起來。
  徐天一扔掉烟。擦尽英雅的泪珠。还连吓带哄道。“你是战士。战士必须服从命令。不能流眼泪。再说。眼泪会动摇军心的。再流泪。我可要执行战场纪律……”
  山顶上。兄弟小队正在茂密的丛林内。一点一点地搜索着监视哨。
  在科隆林场。他们进行过严格的热带雨林作战强化训练。对制作和拆毁各种丛林防御机关。都有独到的研究。林柱民轻松地拆除了绊雷、弓箭、擂木等几种防御设施后。正趴在一棵大树底下十分潮湿、长满青苔的一块大岩石旁边。
  小山顶上当年被m军b52地毯式轰炸过。大树稀疏。高矮相间。参差不齐。但地面却长满了茂密的小树木和藤蔓植物。几棵大树高耸入云。凸兀凌空。几块大石。散落在大树之下。如果要选观察点。最高的那株大榕树。是最适合的了。从树冠的枝叶间隙。可以轻松地观察到山下公路上的一切。
  但林柱民仔细观察了树冠。并沒有发现观察哨。他隐身茂密的植物中。又开始仔细地观察大树下的几块大石顶端。大石太高。从下面根本看不清上面。他正欲悄悄爬上身边的一棵大槐树上观察。就在这时。观察哨自己出现了。
  眼前的一幕。让他哑然失笑。紧张的心顿时松驰下來。
  其中一块大石。在那株最大的大榕树之下。大石高度与大树下的矮树丛、荆棘、藤蔓植物的顶端一样高。如果人躺在大石上。从下面是发现不了的。非常隐蔽、巧妙。此时。一个高个男人。走到大石旁边。全然不担心会暴露观察哨的位置。旁若无人地扯下裤子。双手捧着家伙开始对着石下滋开了。
  这家伙痛痛快快地滋着。还很孩子气地摇晃了几下手中的大家伙。象机关枪一样扫射了一顿大石下的植物、藤蔓顶端……
  “幽灵。全体隐蔽。发现观察哨。双人。携带狙击步枪和冲锋枪。周围二百米内。沒发现有其它敌人。”
  “继续观察。等命令清除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”
  林柱民报告后。林涛和刘国栋都在另一个方向搜索。都汇报沒发现敌情。虞松远和郑书文在林柱民后面五六十米处。植物顶端大石上奇葩的一幕。他们从树枝的间隙也尽收眼底。听到林柱民肯定的报告后。他们对视一眼。两人欣喜地无声击了一下掌。
  “这泡尿來得可真是时候。奶奶的。本钱还不小。”
  妖婆被大石上的男人逗笑了。低声嘀咕了一句。嘀咕完。又觉得老是盯着大石顶端有点不妥。脸便绯红了。歉意地对虞松远笑了一下。
  虞松远对妖婆目不转睛地盯着大石上的男人表演。第一时间更新丝毫未加注意。大石上男人的精彩表演。让他对面临的形势。有了更加清晰的判断。
  既然是一个孤立的观察哨。那就只有一个可能。这群所谓的“专业人士”。只放出一个观察哨。这是为大队人马夜晚袭击提供情报用的。而且。他们对山下的车队毫无防范。仅派出一个观察哨。或许。他们根本就沒有想到。山下的车队会派出小队來搜索并攻击他们。
  石上的男人终于尿完。此时点上一支烟。深深地吸了两口。才又返回大石中间躺下。郑书文果断地做了一个手势。虞松远点点头。
  他能看出。第一时间更新妖婆的神情已经轻松了一些。他其实与妖婆一样。心情也松驰下來了。看來。这群“专业人士”并非追踪龙傣部族的车队而來。确实是巧遇上的。即使如此。他最怕的仍然是对方乘兄弟小队远离车队时。突然袭击。那么塌天大祸就从天而降了。
  虞松远和郑书文伏在地上。慢慢运动到林柱民身边。林柱民用手指了一下。虞松远和郑书文顺着林柱民的手势。都用望远镜看到茂密的植物顶端。不远处。大榕树下的那块高高的大岩石上。上面“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”的中文红色大标语。依然清晰可辨。
  这标语。第一时间更新让两人心情即温馨又复杂。这肯定是当年中国修路部队写的宣传标语。只可惜。很多路都未修通。澜沧在安南的压力下。开始排华。修路部队被迫提前撤回了国内。
  从这里根本就看不到大石顶上。但林柱民却说是两名观察哨兵。迎着巫婆询问的目光。林柱民解释说。“哨兵尿完。踢了另一人一脚。接着两人还对骂了几句。”
  林柱民是老突击手。他的观察自然不会有错。对方的这个观察点位置选得极好。从大石顶上。可以越过丛林梢部观察到远处山下塌方的地方。但也有缺陷。植物茂密。从大石上无法看清密林内发生的一切。或许。这就是观察哨要设置诡雷等防御设施的原因。
  虞松远抽出m1911a1柯尔特自动手枪。将消音器拧上。郑书文和林柱民见状。已经明白他的意图。便也抽出手枪并旋上消音器。虞松远做了个手势。郑书文持枪掩护。虞松远和林柱民交替掩护着。悄悄向巨石下面爬去。
  到巨石下。两人再一次哑然失笑。这块巨石并沒有上下的地方。两个哨兵是先爬上旁边的大榕树。而大树的一根枯枝。正好通到巨石上。如果不是林柱民观察仔细。或者不是对方恰好尿憋了。一时半会还真就找不到他们。
  大榕树很粗。几个成年人才能抱过來。树干上缠满粗粗的气根。**的。但林柱民从大树的另一面。毫不费力地悄悄向树上爬去。虞松远据枪警戒。不远处的巫婆。也瞄准大石顶端。只要对方一露头。她将毫不迟疑问地击毙。
  林柱民象猴子一样无声地爬到枯树枝桠位置。石头上的两个“宝贝”或许太专心了。还是沒发现他。
  林柱民慢慢露出头來。只见一个人叼着烟。捧着望远镜观察。或许是累了。放下望远镜。揉揉眼睛。头趴在胳膊上。另一个则卧在一堆树叶上。用一件军服盖着脑袋。正舒舒服服地打着盹呢。一支m55狙击步枪。一枝m45冲锋枪。都安静地躺在一边。
  林柱民将手枪又插回腿上。顺手从腿上袋内取出手弩。“噗”地一声。一箭插入端着望远镜男子的后胸部。男子姿势未变。一头趴在石头上。“咚”。箭头从男子胸部穿过。击中身下的石头。发出沉闷的巨响声。
  这玩艺力量太变态了。击中大石的响声。在安静的林间。十分刺耳、瘆人。林柱民自己和石下的虞松远、郑书文。都吓了一跳。
  响声惊动了另一人。他从睡梦中惊醒。抬起上身。惊慌四顾。四处张望一圈。手反射性地将m45冲锋枪抓了起來。林柱民沒有给他机会。而是果断地又是一箭。“噗”地一声。打断了他抓枪的右臂膀。

下章|存书签

下章|上章|目录695/695

搜索本章其他来源|最新章节

来源:xs84.la

阅读颜色:默认/夜间/茶绿/淡粉

阅读历史

分享:|新浪微博

↑回顶部

小说>结果页>封面>目录>正文


网页 MP3 图片 新闻